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我是真的送

作品:《剑中仙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    方圆数百里,高高的深谷上方的山崖上,沿着那圈,站在极多修士,全在静等着最后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除了高德之外,所有的修士,已经全部放弃。

    最后出来的几个,身的鲜血,差点没被禁制打死,这几个家伙的境界,也无不是祖窍期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之前出来的人里,方骏眉又见到了个老熟人。

    陀紫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年没见,这陀紫儿,境界已经到了凡蜕期。她的祖爷爷陀罗氏,不光在身魂禁上,在其他禁制上,也极有造诣。

    陀紫儿身为陀罗氏的唯传人,自然也不差。

    至于陀罗氏,没有出现在这里,估计已经去了央圣域了。

    当年情窦初开,不谙人事的陀紫儿,对方骏眉,还有过段朦胧的好感,如今再次此女,已经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陀紫儿的样子,长开了极多,少了几分娇俏,多了几分妩媚,身材也更高挑了几分,衣着暴露,风骚而又大胆。

    与个祖窍初期的壮硕青年,勾勾搭搭在起,言语之时,不时娇笑,打情骂俏般,惹来片偷瞄。

    此女似乎也认出了方骏眉,扫了他眼,眼复杂之色,闪而过,就再次与那青年,打情骂俏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方骏眉,只微微扫了她眼,就看向其他方向里。

    独自人,看似轻松,依然小心戒备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他修士,多是三五成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。

    两天。

    最后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最后天!”

    这天清晨,太阳初升之时,那神秘的老者声音,再次响起,从禁制深处传来,再次震动所有修士!

    终于到了最后天,所有修士,都把目光神识,投向了高德所在的那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那处地方,离最央处,大约只有几十丈之远,而最近这几天里,轰隆之声直在那个位置响起!

    这表明高德不光被阻在那里,而且有着高明的防护手段,抵挡住了禁制的攻击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,更加令人猜测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灰色雾气之下,禁制的深处。

    高德身上,不见点鲜血,他的身边,更是盘旋着块龟甲和几十把飞剑样的法宝。

    龟甲不谈,这几十把飞剑,制式虽粗糙,但金光闪闪,每把上,均镂刻着复杂的印记,散发着极强大的气息,形成了圈剑光之墙样,将他包裹在其。

    这套宝贝,合起来的气息,比起叶白冰临城下石还要强出不少,高德果然藏着好宝贝,为了得到里面的宝贝,也是拼了!

    高德盘坐在地上,面色苍白,双目腥红如鬼,本来就是猥琐老头样子,此刻更显得阴森骇人!

    在听到最后天几个字后,高德心神震,猛的个抬头,朝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前方雾气深处,雷霆电光爆闪!

    电光之,隐隐约约,可见道白色的身影,站立在央处,虽只个朦胧的影子,完全看不清容貌,但对方散发着孤高傲然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身影,似在等待着高德样。

    高德看的疲惫的精神大振!

    “前辈,我定能解开的!”

    高德低沉着声音,自言自语了句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,还是说给对方听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之后,高德咬了咬牙,继续揣摩起了前方的禁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方禁制,密密麻麻,完全看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凝视了片刻之后,高德摸出块仙玉,朝前弹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万千灰色的禁制之气,瞬间如毒蛇般,飞窜而来,将拿仙玉洞穿,随即平息了下去。

    高德紧紧盯着这个过程,但似乎太短了些,根本不足以找出头绪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高德探手再掏,这次,直接摸出了件灵宝品阶的珠子样的法宝来,没有丝毫吝啬的朝前弹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随手抛,那珠子飞空而起,朝前方的雾气里冲去,闪烁着乌芒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才进去,禁制就被触动,灰色的禁制之气,仿佛根根利箭样,爆射而来。

    铮铮铮铮——

    金石之声爆响,火星四溅!

    但只三四息的时间之后,那颗珠子就被打穿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再息之后,珠子炸成了堆玻璃样的渣子。

    件灵宝,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被彻底摧毁,可见这门禁制的厉害,比起前面那些,不知强了多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这时间,依旧太短!

    高德咬牙之后,又是件盾牌样的灵宝掏出,法力气息比起刚才那件,还要强出不少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又是扔!

    很快,金石之声再起。

    可惜,这件法宝,也只顶住了五六息的时间,也被打碎。

    焦急与坚定之色,起起于高德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仿佛发了疯样,高德件件的掏起了手里的法宝。

    或钩。

    或轮。

    或塔。

    或图。

    连掏了七件,只为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观察禁制的时间,而每件,均是被很快打碎。

    高德抓紧机会,死命的盯着前方的禁制雾气,两只眼睛里,仿佛要流出血来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放弃吧!”

    老者的幽幽叹息之声,从前方雾气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解的了这个,最后三个禁制,你也是绝对不可能解的了的,这最后三个禁制,才是我为了保护这件法宝,布置的真正手段,前面的不过是掩饰罢了,不过你能解到这步,也算是不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语调平静,透着望尽天涯般的唏嘘。

    “前辈的意思是——你本来就没打算把这件宝贝送人?”

    高德停下手动作,目光直瞪,透着被人戏耍后的急怒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老者声音再来,低沉有力道:“我平生说话,向来是言九鼎,虽然这次行此事的主要目的,是为了化解边荒废土的危机。但只要有人真的能在十年时间里,来到我的面前,我就真的将这件法宝送给他!”

    高德闻言,目光疾闪了几下,仿佛不知该信与不信。

    那神秘修士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高德终究是目光狠。

    “只要前辈真的敢送,那晚辈就还没到放弃的时候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高德喝了声,竟从身外护身的那几十把宝剑里,摸来把,朝前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真是豁出去了!

    铮铮铮铮——

    金石之声再起,这次,直持续了二三十息的时间,才终于碎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高德再摸,又是把宝剑扔去,丝毫不介意将这套先天灵宝给拆散了般,要知道此宝拆散,品质和威力,必然下降!

    第三把。

    第四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扔了二十二把,高德才终于停手,眼亮起大有所悟的喜意来。

    盘座在地上,又是好阵的揣摩之后,高德终于朝着前方的某点上,打出指去。

    这指出,禁制之气,依然滚涌,仿佛又错了般!

    但高德却清晰的捕捉到,前方的雾气,淡去了丝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找到头绪了。”

    大笑了声,又是冷静思索。

    再片刻之后,打出第二指,雾气再淡了些。

    第三指。

    第四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门禁制,终于被高德解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已经是日上天时分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多休息,高德朝前走近了些,继续揣摩起下个禁制来。

    按照那神秘修士所说,到了这里,还剩三个禁制,而且难度陡升了大截。

    高德只看了几眼,就头皮直炸,满眼的郁闷之色升起,前方依旧是灰色雾气充塞,但看不见任何实物,竟是虚空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前方的三个禁制,是四大禁制,最神秘最高深的空间禁。这种禁制完全依托于虚空布置,非是在空间之道有着造诣的修士,绝难布置和解开。

    坦白说,高德对于空间之道,还是钻研过段时间的,也多少有些了解,更从师门传承里,学过几个简单的空间禁,但对方布置的这三门,肯定非同凡俗。

    只能到这里吗?

    要放弃吗?

    高德心问着自己,不甘心的神色,渐渐浮现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若还不放弃,还打算用之前的方法来试探和寻找破绽,我劝你最好离这个禁制远点,退到百里外去。”

    神秘修士的声音再来,开口就是百里外,震的高德又是头皮发炸。

    而这神秘修士,对高德似乎有着格外的好感些,竟然这么仔细提醒?

    是此人仁善,还是有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德思索了片刻,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果然直退到了百里外,这才抓起把宝剑扔来,神识紧紧盯着百里外的雾气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宝剑幽幽射来,速度飞快。

    很快,就进到了那片虚空里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龙啸声陡起!

    那片雾气虚空里,陡然凝结出头巨大的龙形脑袋来,张口吞,就将那把宝剑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喀嚓下,咬成齑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随后,那龙形脑袋再爆炸开来,形成了股浩大的狂风,卷向了四面方里,自然也包括高德开辟出这条通道。

    狂风之,蕴藏着根根利箭样的雾气之丝,危险恐怖!

    高德见状,连忙防御神通层层开启,再朝后退出了大截出去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