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六月

作品:《覆手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桑尼道:“不太可能长住山。山脉是远征的主场,不代表远征会愿意直住在山。西山周边在十五年前是个大镇,这十五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在十五年前,山里面是有住宅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桑尼:“没看柯南吗?深山经常有大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曹云问:“你认为远征躲藏在西山这些房子内?”

    桑尼道:“东唐基础建设很到位,有人地方都有电。你去旮旯买块地自己盖好房子后,可以申请接入电。电可以说是人类现在很难离开的项基本电源。我如果是远征,我肯定会租借西山房子。有需要可以驾驶汽车,半个小时或者个小时到西山山脚。如果有人找上门,远征顺着山脉朝西走,这么大片的西山山脉,是不可能抓得到他的。他是可以在西山内长期生活下去。西山山脉接壤横唐和大唐,对远征来说,西山就是四通达之地。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就算你是对的,你怎么抓他?”

    桑尼回答:“这就是我直盯着电视的原因,我在思考能不能把西山切成几个部分,分区域使用直升机红外热感扫描进行搜捕。”

    “答案呢?”

    桑尼:“做不到……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你还记得远征被判死刑前,提出要和检察官做交易的事吗?”

    桑尼:“交易?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远征告诉检察官,他知道走叉是谁,他希望能换取免死协议。但是警方和检方经过慎重考虑最终否决了协议。个原因是远征杀的人太多,可以说罪大恶极。还有个原因,他们并不认为远征真的知道走叉身份。”

    桑尼:“你意思是?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走叉的身份也许就是烈焰和远征的交易。烈焰帮助远征粤语,帮他做手术,送他离境。远征将走叉身份提供给烈焰。”

    桑尼想了好会:“怎么?”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曹云道:“我认为远征不会投靠烈焰,只是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桑尼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曹云:“你白痴啊,交易啊!比如我们签好合同,5天后我提货。恰巧你的工厂发生了地震,损毁严重……但关我屁事?我要货,5天后要货,这是协议,这是合同,不给货你就违约,我会告你。烈焰现在肯定是遭受了重大打击,但关远征屁事?该做的手术要做,该送远征离开还是要送。”

    曹云从律师角度看待本案,正常人想,烈焰出了这么大的事,远征这小事可以延后,甚至可能暂时忽略了远征。但是以律师角度来看,烈焰出事和远征没有关系,烈焰无法完成协议,那交易自然无效。

    烈焰家大业大,肯定不会在乎拿出部分人手来安排远征。

    曹云:“所以远征要么已经完成手术,要么正在动手术,要么即将动手术。”接受这类手术的患者最少要卧床三天。

    桑尼: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李墨?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问题就在这里。李墨知道了,我觉得远征也知道了,因为要查询这条线需要动用很多人力。现在很好,烈焰,远征甚至是警察都认为远征会暂时放弃手术。远征反而会开始手术。”

    桑尼:“可是人力呢?我们要搜查这条线需要很多人。不会打草惊蛇吗?”

    曹云:“你三课的。”

    桑尼:“你意思是用三课的资源?”

    曹云想了会:“我不知道,我认为远征不太可能走传统手术路线。去找个诊所?找个医生?这很危险的。烈焰在东唐资源不足,我如果是烈焰我就从国外请医生。医生以旅游观光的名义来东唐。手术也就两个小时,搞定走人,不留下点线索。医生很难查,唯有可能查的就是手术的地点,或者是远征术后康复居住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查?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我不知道动这样手术需要什么器械,需要什么检查,术后需要什么仪器,所以我猜不出这个地点。”

    桑尼道:“仪器设备肯定要,个方法是买新的,个方法是使用现成的。既然你认为远征不太可能会使用东唐注册在案的诊所和医院,那么就只能买新的了。只要查最近手术必需设备的买卖情况,或者是失窃情况,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远征……话说,这手术需要什么仪器?”

    曹云:“我哪知道……手术刀应该要吧?缝针?”

    桑尼无语:“不缝针难道装拉链?这些是小东西,查不到的。需要大件的必需品设备。”

    曹云:“自己看吧,我睡觉了,别吵我。”

    桑尼:“那个电视剧有个屏幕,没心跳就嘀……那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什么什么吧?你自己学吧,上有。”

    “上?”桑尼不屑笑:“我上李墨就立刻跟上……我自己想办法,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干侦探在课抓捕远征的行动已经超过了四天,超过了烈焰游戏的两周时间。第十五天,大家纷纷向李墨告辞,并且将自己获取的信息无偿告知李墨。李墨挽留大家再住个星期,不过大家的态度基本样。告辞原因,远征不好抓,目前没有人真正抓到远征小尾巴。原因二,已经两周了,他们有自己的生活,工作,不希望直被受限在宾馆内居住。还有个不好说的原因,他们不喜欢警方实时关注他们的调查进展。

    也不排除某些有重要线索的人不想依靠课破案,比如说桑尼。在两天前,桑尼就脱离了课络,接入三课络。利用三课探员进行全部调查。三课课长挂帅追逃专案组组长。并且明令三课,所有探员全力配合桑尼。

    曹云对远征持可有可无的态度,上次是远征想挟持自己威胁林落,曹云用超黑作弊器反杀。看在十人营的份上呢?曹云还是没态度。十人营又不是相亲相爱营。

    眼看红灯快亮,曹云慢刹车,将汽车停住,手刹,挂空档。车是陆航前天送来的。这是个将近四分钟的红灯。曹云看向街边,,长红灯的街边有几名义工,其人举牌子为27名失明儿童募捐。曹云放下车窗玻璃,名义工立刻上前,曹云从汽车抽屉内拿了千元给义工,义工将钱放进捐款箱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这种机构是民间慈善机构,他们很可能是由些大学生或者退休老人组建的机构。他们和大型或者官方慈善机构不太样,他们是专项募捐。比如某人生病,需要医疗费,他们会专门为他们进行活动募捐。在红绿灯处募捐的好处是有车族通常在金钱上比较宽裕,做法上肯定是不合适,涉嫌违法。

    这类民间机构财务通常非常透明,首先他们费用是零支出,包括交通,住宿和用餐费用全部自掏腰包,大机构是要报销这部分费用,并且很多大机构的高管们拿着不菲的薪水。其次所有收入和支出都有公示,比如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某红路灯路口募捐几个小时,共获得多少善款,还有专门拍摄捐款视频的。如果曹云在链接视频没有看见自己的马萨克脸,那就可以报警,对方涉嫌团伙诈骗。

    曹云很有礼貌和义工举下手,目送义工去另外辆车,摇上副驾驶玻璃。这时候辆摩托车出现在曹云汽车的左侧,和曹云汽车平行。摩托车上两个人,戴全包头盔,后者明显为女性。女生手抬,扔进部电话。

    曹云注意到这辆摩托车已经有些时间了,摩托车根本不避讳曹云,在曹云汽车的左右前后换位,更像是提醒曹云注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曹云拿手机看,通讯录只有个号码,是福是祸人家已经找上门,就不用躲藏和逃避了。曹云接通电话,对方接电话:“曹律师,我是狐狸。”

    狐狸,曹烈下属之,至于是什么下属,多亲密曹云不知道。狐狸作为名挨踢男在东唐老实的工作,目的是什么曹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有事?”

    狐狸道:“我们想请曹律师打个官司,同时又不能让曹律师你来打官司。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你不用把我的智商想的很高,尽可能说通俗点,这样我比较易懂。”工作状态,不要诗歌,不要言,不要哲学,要白话,越白越好。

    狐狸道:“王传的事曹律师应该知道的,我们要捞王传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吧。”曹云笑:“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,且不说王传案情重大。就说王传案子的复杂性就不是高山律师所能接的。这涉及到多个国家的本地法律,还有国际上的法律问题。财务、账户之类的案子我并不拿手。我本人对数字不敏感。”

    狐狸道:“听曹律师这么说我们心就更有数了。实际上我们要捞的人不是王传,是王传的私人助理,她叫六月。她是我们的人,很重要的人,但是王传并不知道这点。六月知道王传和烈焰之间的业务、关系与活动,并且帮助王传打理和烈焰有关的账户。”

    王传现在有选择,可以成为污点证人。但是六月没有这个资格。小BOSS王传成为污点证人后,甚至可以不坐牢。六月作为小BOSS的下属,很可能面临团伙犯罪等系列指控。团伙犯罪有这个特点,团伙进行次绑架,那么进行绑架的人有绑架罪,开车送绑架者到现场的成员也有绑架罪,更不用说主犯和首脑。

    王传旦成为污点证人,六月必然被认定为烈焰犯罪团伙重要成员,她必须承担烈焰团伙所背负的罪名。

    举例来说吧,以美国佬真实新闻为例子。在美国发生高岩女留学生欺负高岩女留学生的事,这件事很有意思。个看点是是嫌疑人父母因为行会被捕。还有个看点是同案犯的认定。

    首先参加欺负的人全部为同案犯,都负有绑架,囚禁,侮辱,虐待等等罪名,这可以理解。开车送嫌犯到欺负地点的男生也是同案犯就有些不好理解。男生没有参与欺负,也没有挑拨,他就是送几位女生到现场,后接几位女生离开现场。美国佬认为,在知情情况下为欺负人提供便利的人,都属于同案犯。

    这点就是团伙犯罪的认定方式,作为团伙重要或者是比较重要的人员,必须对团伙所有犯罪负责。

    这就是六月目前面临的麻烦。在王传被密拘之后,六月也被警方逮捕。目前检方还没有对六月提出指控,毕竟王传才是BOSS,切要看王传的态度才能决定。

    六月现在的情况很糟糕,她可以选择配合警方,出卖王传以减轻自己的罪行。她可以选择沉默对抗,但旦王传认罪转污点证人,那六月麻烦就非常非常大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优势是,警方和检方都没有特别注意六月,他们认定六月只是王传的私人助理,因为是其助理而知情,而参与到烈焰的活动。他们并不知道六月……曹云也不知道六月到底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狐狸:“曹律师,请你不要管六月的身份。如果能让六月脱罪,那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曹云:“这不可能,六月没有污点证人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狐狸道:“没错,我们也知道这点。次好就是轻罪,三五年之内的刑期。曹律师你不能出面,你出面,检方肯定知道其有猫腻。但是就目前东唐诸多律师,我们更愿意相信曹律师你。”

    曹云道:“因为我是立身份,即使拒绝委托,也不会出卖你们。而你们也必须将实情说清楚,律师才可能赢官司。”

    狐狸道:“是的。我们能提供的条件。第部分基础律师费:我们会处理干净曹律师和烈焰之间任何可能存在的账户与金钱关系。就算曹律师不愿意接案,这部分我们还是会免费赠与。只是交易和人情之间的区别,当然人情也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绿灯,曹云开车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狐狸道:“按照我们的想法,高山律师所内陆航非常聪明,而且陆航亲警,假设他知道事情真相,我们担心他会把握不住自己立场。”

    曹云:“听起来六月身份是非常高的?”

    狐狸停顿许久:“和曹律师你说实话,我也不清楚六月具体身份……云隐肯定不行,能力不足。高山杏也不考虑。我们考虑请魏君当六月的辩护律师。这种事高山律师所很常见,魏君遇见难题,曹律师你鼎力相助。区别在于,魏君不知情,曹律师你知情。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